腾讯分分彩计划 > 伤心日记 >

九十年代一位北京女大学生情感日记(22

  我现在极其矛盾,我该不该去找他?,他简直不是个人,其码,不是一个正常的人,人模狗样的,表面上正儿八经的,其实伪君子一个,见了我的面装作一幅高傲,深沉的样子,从不像对一般同学那样洒脱地对我开玩笑,总是透露出一种拘谨。

  我也不知这是为什么,是对我有意而不敢表达,还是故意逃避我?现在,我都不信,他会舒舒服服地躺在宿舍里,在悠闲地听音乐,看小说?他能够悠闲才怪,我就不信他是个冷血动物,是一个洁身自好,永远不流露感情的人,他这个不迈人情的家伙,时时刻刻在折磨我,在教室里,我不能看见他和别人说笑时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不能忍受他对我熟识无赌的样子,不能忍受他对我像对一般同学。哼,是他故意装作表情,还是真实的流露?我真想拿他是问,问他个明明白白,然后骂他个狗血喷头。可是,我需要维护我的尊严,需要掩饰我内心真而矛盾的心理,故而表现出的总是一种轻松自在样子,又谁知我内心极其矛盾,极其无聊,极其痛苦和伤感呢?特别是周末和假日,寝室里只剩我孤独的身影,我何尝不想出去走走?只是无人作伴,内心凄凉,无人诉说而已。哎,人为了面子,而去忍受一些可以解脱的痛苦,也真不值得,就譬如今天晚上,我完全可以约他出来一起玩玩,如果我换别人,别人可能会平素玩的挺好的,可我,几经徘徊,始终走不出心灵的围墙,冲破不了自己垒起的界线,于是乎,独卧小床,心思烦乱,想入非非,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哎,人闲了也真无聊。,他,真不是个东西,作为男人,没有一个正经的东西,都是一些伪装的,死要面子的家伙,是一些无聊的败类,特别是他,终久一天也同样要遭受感情的折磨。

  我要从我自身做起,该采取一点办法来解脱自己和刺激他了,以后,特别是他在场的时候,我要多与周围男生说话,刺激他(但不能开玩笑过份)要不理他,对他说话,要平平淡淡,不要过认真和拘谨,要用稍微傲慢和藐视的态度对待他,我不信他没一点反应,人有时候就是下贱,越轻视他,他越相信你。

  如果我有一架窥探人心灵的仪器,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对准他,我想知道:一个护得严严的外壳,里面是否藏有脆弱的弦,如果要推选冷血动物,必定非他莫属,一个外表俨然冷漠,内心脆弱的家伙实在可恶,强烈的逆反心理,我十分想征服他任凭他一座冰山,可-惧于人言的威力,及其不必要付出的代价,我还是退却了,为他,一个无情列仪的家伙,投给他我的感情,也太不值了吧,我所要赠给他的是一座更冷峻大冰山,如此,他是小巫见大巫自惭形秽了。

  好长时间了,一种莫名的哀伤,时袭心头,那双似懂非懂的眼神,那副不可捉摸的表情,真令人理解而又误解,得又失意不过,失意的还大大于得的。我如果能超越世俗,敢于冲破世俗的压力,该多好,只可惜,有其心而无其胆也,每天晚上悲伤的眼泪便是见证,它是一种无可奈何所化作的苦水,多流一点,伤怨便会少一点哎,现在别无它求,只求心情平静,梦中不再有他!

  我发现你是一个非常真诚的,感情专一的女孩。虽然断续有不只一个异性踏入你的心房,但是对每一个,你都是痴心地、要死要活地爱。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只是缘份未到时。这句话不应只是给男孩子说的。

  从你的日记来看,可能学业遇到了麻烦,这是很多人在大学都会碰到的问题。恋爱总容易影响学习,要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恋爱观,往往是爱得起而放不下。这对学业的打击可能会是致命的。

  从你的日记看的出,你的文学基础还是很好的,中学阶段国语打的基础应该不错。进入了大学阶段,不光是要专业学得好,学校的历史、校风,教授们和来自祖国各地的学生们——这些活泼泼的人群在图书馆、阅栏室、宿舍形成的无处不在的氛围,都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你。可以说,大学是一个综合素质提升的阶段。我想对你说,你专业学得不好,理工科学得不好,毕业还是可以做许多工作的,比如说从事你所学专业方面的管理工作,你的专业知识抑或是够用的 ; 还有从事文学或者文秘工作,你也是有基础的。

  现在来看你的日记,已过去了近二十年,你都进入不惑之年了。当然,你应该早已走上了社会。不知道你如今在什么行业?工作还好吗?家庭又如何?说实在的,从日记上看你的情绪那么细腻敏感,我还是有点儿担心你的,担心你总是伤心,担心你轻言放弃,更担心你走上极端。

  《读着日记爱上了你》,这是综合了读者和你那代人的意见,写成的“编后语”,不当之处请谅解。